“玄学理财大师”接盘柴琇家族港股公司!隋广义先后染指17家上市公司,会否再造“妖股”?

财经 (8) 2022-08-06 11:36:01

  炒股就看,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仙风道骨”隋广义,玄学炒股第一人。

  作者 | 梁春富

  编辑丨蔡真

  来源 | 野马财经

  在港股曾有一只非常有名的“妖股”叫中国鼎益丰(0612.HK,现名中国投资基金),是一家“21章公司”(不经营实际业务,只做投资),业绩连年亏损,2017年底股价只有几毛钱,但此后不到两年,股价摸高至28港元/股,暴涨超50倍,令市场惊诧。

  除了股价坐火箭外,坊间还戏称中国鼎益丰为“道士股”,因为公司实控人隋广义和母公司鼎益丰集团的行事作风颇有“道家风范”。

  隋广义自称是一名道士,字“万明子”,员工和信徒们都喊他“师父”。公司网站曾介绍,他早年先“下海”当商人,又“上岸”当吉林省敦化市副市长,然后隐居修身悟道,还自创了一套“禅易投资法”——注重天、地、人三者的整体互动,从力、空、时、心四者的宏观角度来解读金融市场的整体变化,有着精准的预测性,是继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法、索罗斯的对冲投资法之后又一创新的法。

  用道法精准预测资本市场走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在媒体报道中,这位道长的“禅易投资法”原形毕露。隋广义的鼎益丰集团通过向投资者和信徒们兜售公司股权等方式融资,再将融来的钱用于炒股,涉嫌非法集资。而中国鼎益丰股价暴涨背后的坐庄痕迹明显。

  2019年3月8日,中国鼎益丰发布公告称,公司遭港交所勒令停牌,原因是其所披露各类文件中存在虚假、不完整或误导性资料。随后,香港证监会要求冻结19家在港券商的部分账户,这些账户都与中国鼎益丰有关,涉嫌市场操控。至此,鼎益丰披的道家外衣被监管彻底撕了下来。

  停牌十个月后,中国鼎益丰在2020年1月23日复牌,股价瞬间跌去90%。同时公司表示,香港证监会已决定对其涉嫌市场操控活动展开调查,并对多名人士展开法律程序。当日晚间,中国鼎益丰实控人隋广义辞任他在公司担任的所有职位。

  本以为“玄学大师”隋广义就此跌落神坛,但他似乎并不甘心吞下这枚败果。他不仅在停牌期间染指多只A股股票,还在近日从柴琇家族手里盘下了一家港股上市公司。“道士下山”又一次上演,隋广义还能翻起什么样的风浪?

  接盘柴琇家族港股公司

  会否拷贝“妖股”中国鼎益丰?

  近日,华音国际(0989.HK)公告称,控股股东家译投资有限公司就出售公司33亿股签订协议,其中10亿股出售给天丰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剩余23亿股将出售给其他八位买方。

  家译投资由妙可蓝多(600882.SH)前实控人、“奶酪女王”柴琇的女儿崔薪瞳实际控制,天丰国际则由公司联席主席、非执行董事隋广义持股90%。出售完成后,隋广义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28.46%股份,而家译投资持股比例则从50.87%降至5.06%。

  这也意味着,隋广义在华音国际“潜伏”近两年后,终于坐上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华音国际原名为广泽国际发展。早在2020年8月6日,广泽国际发展公告就披露,鼎益丰集团实控的香港灏富收购了公司10.5亿股,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17.58%。但该公告发布前,广泽国际发展的股价就已提前异动。从2020年7月底开始,广泽国际发展股价在短短十几天内,从每股7分钱一路飙升至每股0.56港元,暴涨8倍多,创下了近一年股价新高。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华音国际股价在0.3港元/股-0.6港元/股之间浮动。2021年4月,公司名称改为华音国际。直到2021年11月26日,隋广义出任华音国际联席主席,上市公司股价再次提前异动,从11月初的0.4港元/股摸高至12月底的0.85港元/股。

  2021年11月-12月华音国际股价走势 图源:wind

  这像极了当年的中国鼎益丰。

  中国鼎益丰和华音国际早年都是细价股(小盘股),股价长期低于1港元,最低时只有几分钱,且股权高度集中,筹码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庄股特征明显。

  2015年起,隋广义从港股公开市场持续买入中国投资基金(中国鼎益丰前身)股票,后以股东身份进入公司董事会,并成为主席。2018年,中国投资基金宣布更名为中国鼎益丰,但换汤不换药,它本质还是一家投资公司,只从事股票买卖和投资。中国鼎益丰也从此走上了“妖股”之路。

  隋广义入主中国鼎益丰后,相继投资了中国智能集团(0395.HK)、志道国际(1220.HK)等细价股。和中国鼎益丰一样,隋广义看中的这些港股公司不论业绩好坏,总能迎来股价暴涨的机会,但没过多久又被打回原形,股价过山车后大都成了仙股。而鼎益丰似乎总能全身而退。

  《南方周末》曾报道,鼎益丰集团销售员工透露,公司一般都会选择股价不高的公司抄底,再不断买入,直到进入董事会,然后通过“运作”来赚钱。鼎益丰还以自己员工的名义开了很多股票账户,利用这些股票账户拉升股价。

  通过深圳市鼎益丰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以及其管理的鼎益丰天河1号等十余只私募产品,鼎益丰集团在A股频频现身,多次进出(002122.SZ)和(600707.SH)。另外,其还曾布局过(000996.SZ)、(600599.SH)、(600353.SH)、(600148.SH)、(600592.SH)等十余只股票。

  其中,彩虹股份业绩亏多盈少,早在2020年,鼎益丰就已清仓彩虹股份。而截至2022年3月底,深圳中奇产投和海南奇日升两家鼎益丰下属公司仍分别是ST天马的第三、第四大股东,合计持股8.14%。目前,ST天马正在申请重整。

  华音国际的第一大股东变成隋广义,这家公司是否会走上中国鼎益丰的老路子?隋广义后续是否有把未上市的文旅资产装入上市公司的动作?

  买方、卖方都是吉林老乡

  值得注意的是,华音国际原实控人崔薪瞳的身份也不简单。

  在2019年年初发布的《2018中国女富豪榜》榜单上,崔薪瞳名列其中,身家61亿元,她当时年仅28岁,是里面最年轻的一位。

  崔薪瞳的母亲正是妙可蓝多前实控人、“奶酪女王”柴琇,父亲崔民东是广泽集团董事长,均为吉林省延边州人,名副其实的东北富豪家族。

  自1996年下海经商起,崔薪瞳家族从房地产起家,之后逐渐将商业版图扩张至休闲食品、乳制品等行业。此后,柴琇家族连续运作了两起借壳上市。2013年,柴琇夫妇通过股份收购的方式,将其创立的广泽地产装入润迅通信的“壳”中,也就是如今的华音国际。2015年9月,柴琇夫妇又将旗下乳业资产置入华联矿业,后改名为妙可蓝多。

  来源:罐头图库

  柴琇家族近年来深陷流动性危机,为了替家人控制的广泽投资、美成集团等企业偿债,柴琇不惜违规拆借上市公司妙可蓝多2.4亿元。

  2017年以来,柴琇还曾多次质押股票,质押用途多为“广泽投资及其相关方经营所需”。截至2022年2月,柴琇持有妙可蓝多的股份几乎已全部质押。

  崔薪瞳于2016年进入华音国际董事会,一直做到董事会主席。不过,在此期间,华音国际业绩难言乐观,2017年度至2022年度,公司营收从1.78亿港元降至1800万港元;2020年度至2022年度,公司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业绩不行,公司股价也长期萎靡,沦为仙股。直到找来了接盘方鼎益丰集团,其股价才出现暴涨异动。

  今年7月7日,华音国际与万鼎控股(广义实控)在合作开发的两个旅游项目正式开工,其中一个项目计划总投资约55亿元。截至2022年3月底,华音国际总资产才3.26亿港元,这笔55亿元的投资资金从何而来还得打一个问号。

  而隋广义也是吉林人,与柴琇家族家族的核心人物都是东北老乡。曾有吉林商人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隋早年曾是东北一个小有名气的气功师,在1990年代气功盛行时结交过不少有背景的朋友,从而获得了很多资源。第一位走进联合国总部演讲的亚裔女企业家——马小秋,就是如今中国鼎益丰的现任董事长。最早的鼎益丰集团亦是由隋广义、马小秋两人于2011年成立,分别担任董事局主席、总裁。

  IPO公司老板也买了鼎益丰的理财产品

  2019年被监管重锤之后,鼎益丰集团的敛财手段也逐渐被曝光。

  根据鼎益丰集团此前的推介资料,公司已经布局了文化、高科技、投行、黄金、健康、旅游六大领域。

  其中,高科技板块有丰源芯公司、志道国际、中国智能集团;投行业务则主要为香港的上市公司中国鼎益丰;旅游则主要是长白山天鼎集团。

  《南方周末》曾报道,在一次晨会演讲中,隋广义解释了鼎益丰集团多年来的商业模式——成立多个子公司,以售卖股权的方式向民间融资,再将融来的钱用于投资证券市场。

  “第一财经”2019年的一篇报道指出,鼎益丰销售员工透露,公司销售的主要是一家名为“丰源芯”的公司股权,该项目定价为6元/股,最低10万元起投。丰源芯打算通过借壳上市的方式,预计1-3年完成上市。倘若到时未能上市,期限届满后,将可获得高达29%的平均年化收益率。鼎益丰销售人员还称,丰源芯现在不盈利,也没有财报。

  丰源芯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3亿元,是一家面向信息安全领域的创新型高科技公司。但对于公司的主要业务并没有具体介绍。

  来源:丰源芯官网

  爱企查显示,丰源芯公司实缴资本5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电子产品、金属材料及制品购销、可重组逻辑芯片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咨询、投资咨询、房地产经纪、兴办实业等。

  马小秋和隋广义早已完全退出丰源芯,明面上与这家公司无任何股权关系。而丰源芯唯二的两位股东姜金波、黄莉敏,还在其他十几数家鼎益丰关联公司担任高管、股东。

  来源:爱企查

  值得注意的是,丰源芯公司参保人数为零。丰源芯到底有没有实际经营业务成谜。但这并不影响鼎益丰集团目前仍在售卖丰源芯的理财产品。

  而鼎益丰的客户也不乏牛人。近日,谋求创业板上市的深圳安培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培龙”)披露了第三轮问询回复意见。

  深交所关注到公司实控人邬若军、黎莉夫妇曾在报告期内多次购买理财产品,其中便包括了丰源芯发行的理财产品,合计认购金额820万元。

  公告还提到,丰源芯不是金融机构,安培龙也没有说明该理财产品的资金投向。对此,监管要求公司说明丰源芯认购理财产品的用途、最终流向。

  根据回复内容,安培龙此次理财产品资金投入主要是“用于公司信息安全加密系列高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制造、销售、服务。”不过丰源芯基于商业信息保密要求,未能提供资金流水相关资料。目前,实控人已向丰源芯申请提前赎回/转让将于2022年11月之后到期的投资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0月,株洲市天元区金融办发布了一条消息,根据群众举报,一家名为“株洲市鼎益丰道运文化创意有限公司”遭到相关部门调查,成功清退涉嫌非法金融活动募集资金349万元。

  来源:株洲市天元区金融办

  政务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在不具备金融资质情况下,以品茶、读书为名,大力推荐深圳丰源芯的股份,向不特定群众以股份转让的方式吸收资金,并承诺前3年按投资金额的1%支付月度分红,3年期满后,再按投资款的264%回购股份,调查结果为该公司行为涉嫌非法集资。

  布局康养、文旅,卷土重来?

  曾经愿意为“玄学大师”隋广义掏腰包的信徒可不在少数。

  《证券时报》的调查报道中描述了一个魔幻场景:鼎益丰的一次例行晨会上,在公司礼堂乌泱泱聚集了300多人,有公司员工,有专门前来听隋广义“开示”的投资人,还有不少中老年人搬着塑料凳,坐在走廊上听。隋广义一进场,全体鼓掌。当背景音乐停止时,所有人起立喊口号。击鼓鸣钟后,朝老子像三鞠躬,朗读《道德经》,再坐下来念三遍“正气歌”……

  这位被渲染上玄学色彩的大师,一手向信众集资,一手在资本市场买壳、并且进行所谓的资本运营。直到香港证监会开始调查中国鼎益丰。

  近期,重出江湖的大师动作可不小。不仅刚收了一家港股公司,还在创业集团控股(2221.HK)出任非执行董事。而且隋近年来又将目光转向了康养、新文旅产业。

  遭监管重锤之后,隋广义陆续退出了部分鼎益丰下属公司,不少公司也已经注销。目前,隋通过香港鼎益丰持股上市公司中国鼎益丰。

  工商资料显示,隋广义个人名下仍存续的内地公司包括天鼎旅游、德嘉人参、万鼎控股、奇轮文化、海南德冠等。

  其中,天鼎旅游是鼎益丰旅游板块的资产主体。2014年1月6日,鼎益丰与天鼎旅游就开发建设长白山历史文化园项目达成了合作。天鼎旅游的股权也曾对外销售,不过这家公司目前涉及多起民间借贷纠纷。

  德嘉人参则是隋广义2020年在吉林成立的新公司,对外宣传称计划投资500亿元推进长白山人参产业,但公司目前参保人数仅有两人。

  今年7月份,奇轮文化认证的“奇轮传统文化书斋”视频号发布了香港鼎益丰国际集团新文旅+项目开工的宣传视频。

  看起来隋广义手里又积攒了一些未上市的资产,而通过接盘柴琇家族港股上市公司,貌似又有了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资本。

  转向康养、文旅,隋广义能否痛改前非All in在这个赛道?还是继续自己轻车熟路的资本运作?目前还不得而知。“玄学理财大师”的心思自然不会写在脸上。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