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再现民用燃气限购,中国燃气陷入煤改气困局

财经 (39) 2022-12-02 14:05:41

  伴随着呼啸的寒风,气温在11月29日骤降,夜间最低温已低至零下十几度。

  虽然家里装了天然气采暖设施,但生活在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东文山镇的陈小平还是决定买一个烤火炉。

  “采暖季以来,涞水中燃天然气公司一直限购天然气,家里温度总是上不去。”陈小平对界面新闻表示,11月15之前,涞水中燃规定每户每次只能购买50元的天然气,一个月可买两次;后来改为每次最多购买100元。

  按照涞水县每方天然气2.77元计算,每户每次最多可以购买的天然气约为18-36立方米。

  11月23日,涞水中燃扩大了售气量,居民可凭借燃气卡到营业网点单次购买100立方米天然气;12月1日起,单次购气量扩大到110立方米。居民用完之后,需要带着燃气表数字截图去当地营业厅,才能进行再次购买。

  陈小平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房屋面积200平方米计算,室内温度要达20℃左右,100立方米天然气仅够烧5天左右;如果房屋面积100平方米,约可烧10天。

  让陈小平疑惑的是,今年国内并不缺气,为什么却发生了限气的事情?

  国家统计局和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前10月,国内生产天然气1785亿立方米,进口天然气8874万吨(约合1233亿立方米),合计超3018亿立方米;同期,全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2999.3亿立方米,同比下降1.1%

  此前多位业内人士预测,今年全国天然气消费增速将降至历史最低,可能出现负增长,冬季供需形势较宽松。

  11月1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新闻发布会表示,今冬供暖季国内天然气资源供应总体上有保障。高峰时段、部分区域受持续寒冷天气等影响可能会出现供需偏紧情况。供暖季期间,将组织各地切实履行保障民生用气的主体责任,压实城燃企业保供直接责任,确保民生用气充足稳定供应。

  这两天,陈小平和当地居民们最关心气温的升降变化:11月30日,河北大部地区最低气温将下降了10-14℃,局地低温甚至跌至零下30℃。他们想知道,进入更冷的12月,涞水中燃的供气能不能恢复正常。

  界面新闻在涞水县人民政府网站、河北新闻网阳光理政平台、抖音等平台发现,自11月15日进入采暖期以来,已有多人反映中国燃气(00384.HK)公司在保定涞水、邯郸、邢台等地限购天然气的问题。

  涞水中燃隶属于中国燃气,是当地主要燃气公司之一。11月25日,涞水县发改局回应公众关切时称,11月17日该局牵头集中约谈了中燃保定经管集团、涞水中燃公司负责人,要求燃气公司切实承担社会责任,不能因自身原因限制居民购气。并要求涞水中燃公司履行《燃气企业天然气保供及安全生产承诺书》承诺事项,严格履行合同,执行居民用能价格,严禁擅自限气、涨价调价。

  这不是中国燃气第一次在河北省实行燃气限购。2019年,中国燃气的多家河北地方公司曾向居民煤改气采暖用户发布限购通知,称因上游供气方冬季气价上涨,决定对农村煤改气采暖用户采取两档价格供应天然气。

  根据上述通知,如果用户选择每立方米2元多的低价购气,则必须分次限量购气,一次购气充值限额为100元;如果选择每立方米3元多的高价购气,则充值不设上限。后来,限购行为被紧急叫停。

  今年11月29日,一位不愿具名的涞水中燃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该公司采取“定量购气”,主要原因之一是上游公司供气不足。

  界面新闻获悉的一份中国燃气内部资料则显示,除上游供气量不足的原因外,还指出上游企业要求该公司按高价支付气款。

  界面新闻查询涞水县人民政府官网发现,涞水县发展和改革局曾就“涞水中燃限购天然气”问题回复市民关切时称:涞水中燃公司上级单位中燃保定经管集团,以签订气量合同中居民气量不足为由,要求各级公司定量供应,以减少自身亏损。

  因此看,中国燃气认为的上游供气量不足,或指低价气供应不足。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上游企业和下游城燃产生矛盾,大概率是下游城燃企业没有签订足够的合同内用气。合同外的气源需要高价支付,城燃企业并不愿意购买。

  该业内人士表示,每年上游供气企业和下游城燃会签订两次合同。第一次在春季,签订3月15日-11月15日的淡季供气合同;第二次在10月左右,签订11月15日-来年3月15日的旺季供气合同。

  合同主要是决定价格方案,比如合同内气量和价格、合同外气量和价格如何供给和计算。下游城燃根据此方案进行需求报送,再按照“照付不议”去签订合同。

  一般而言,合同内气价较低、合同外气价较高;民用气价较低、工商业气价较高。

  界面新闻获悉的上述中国燃气内部文件称,2017-2021年五个取暖季,由于气源采购成本超过销售价格,导致中国燃气利润倒挂严重。2021年取暖期结束后,天然气市场出现淡季不淡的情况,上游资源气价过高,造成中国燃气资金紧张,无力支付上游高额气款。

  针对上述限气问题,界面新闻致电中国燃气,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应。

  有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虽然每家城燃企业气源和终端销售结构不一样,但到了冬季保供期间,气价大都会出现倒挂,其中民用气价倒挂最厉害。因为民用气价受到政府限制。

  该人士称,全国范围内,各地政府陆续通过制定气价联动政策解决这一问题;北方供暖区域,采暖季后,部分亏损还可通过政府专项补贴得以对冲。

  上述涞水中燃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当地政府对于城燃企业的“煤改气”补贴返还并未到位。这也是涞水中燃限制民用气的原因之一。

  2016年9月,河北省发布的《关于加快实施保定廊坊禁煤区电代煤和气代煤的指导意见》称,给予采暖用气1元/立方米的气价补贴,每户每年最高补贴气量1200立方米,由省、市、县各承担三分之一,补贴政策及标准暂定三年

  如果该政策从2017年计算,补贴应于2019年年底结束。据界面新闻了解,部分地区的居民采暖用气补贴,会直接返予燃气企业,以弥补其民用气倒挂的亏损。

  2020年10月中旬,河北省燃气协会组织召开过一次研讨会。与会燃气公司代表曾指出,农村“煤改气”模糊的气量认定,气价补贴返还周期长、返还不到位,导致燃气企业垫付大量资金,现金流紧张。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上述会议的主要参会燃气公司是中国燃气。

  针对燃气补贴等问题,界面新闻致电涞水县发改局能源室负责人,对方表示需要报备政府宣传部门,并未给予正面回答。之后,涞水县宣传部门负责人给界面新闻回电称,自己在居家隔离,具体情况尚不清楚。

  此外,燃气企业资金链紧张的另一原因是,其与上游供气企业存在天然气“价差返还”矛盾。

  在2020年10月上河北省燃气协会组织召开的上述研讨会上,与会燃气公司代表指出,河北上游供气企业针对国家“保量保价”政策设置多重门槛,执行不到位导致燃气企业气价倒挂亏损严重。

  河北省某下游公司曾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上游公司冬季结算价会上浮20%至45%不等,每立方米气在门站价格的基础上约上浮0.37-0.83元,而燃气企业是按当地政府规定的居民用气价格销售。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燃气公司与上游供气企业采取“先收后返”的采购方式,即在冬季保供的时候,根据签订合同的用气量,按照上浮气价,下游公司需要向上游公司预交下个月的购气款。待供暖期结束后,再根据当地“煤改气”的用户数量,第三方核定后再返还气价差。

  2020年供暖季即将到来之时,河北省燃气协会相关负责人却表示,河北省范围内还有一些燃气公司没有全部拿到去年的返还款,甚至一些公司2018年供暖季的返还款还没有拿到。

  这一现象至今仍然存在。据《环球财经》杂志今年10月报道, 因上游供气单位不执行煤改气指导价格,连年冬季高价售气,压减居民气量,气价返还环节层层克扣,导致河北省下游企业保供艰难,企业经营难以持续。

  界面新闻就上述问题致电涞水中燃的上游供气企业。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公司人员大都在居家隔离中,供气问题尚不清楚。

  据界面新闻了解,由于天然气价格机制问题,工业用气较民用气容易顺价,工业用户多且能顺价的地区,天然气供应相对稳定;反之,居民用气量大的区域,如果价格无法理顺,会存在一定的采暖断供风险。

  河北曾是中国“煤改气”重镇,中国燃气是抢滩这一市场的主力企业,也曾因此受益良多。

  2017年是煤改气元年。时年年初,中国燃气总裁刘明辉公开表示中国燃气计划未来三年内在河北投600亿元大规模推进天然气使用改造对象包括城市和农村

  2017年8月,中国燃气与河北天然气订立河北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与河北天然气建立长期的战略伙伴关系,整合河北省境内外的天然气资源。

  2021/22财年(2021年4月1日-2022年3月31日)年报显示,中国燃气在河北49个县(市、区)布局了燃气项目,项目数量位居各省市之首,但绝大部分都位于县城乡镇。据河北省人民政府网站,河北有95个县、6个自治县。

  2017年-2021年,中国燃气累计接驳乡镇“煤改气”居民用户超过819万户。其中,2018-2019年累计签约乡镇“气代煤”居民用户超过700万户。

  得益于“煤改气”带来的接驳用户激增、售气量上升等红利,2018/19财年,中国燃气的天然气销量上升32.1%至246.6亿立方米;拥有人应占溢利为82.24亿港元,同比大幅增长34.9%。

  同期,国内天然气消费量也大幅增长。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长分别为15.3%和18.1%,消费量达到2373亿立方米和2803亿立方米。2016年,国内天然气消费量增幅仅为6.6%。

  2019/20财年,中国燃气继续加大煤改气开发力度,新接驳居民用户数超过542户,同比增长6.3%实现天然气售气总量增长2.9%至253.7亿立方米;该公司拥有人应占核心溢利增长16.2%至94.7亿港元。

  2020年,全国农村“煤改气”接近尾声,叠加疫情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天然气消费量增速放缓。2019年,国内天然气表观消费量306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4%;2020年天然气表观消费量324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5.6%。

  2020年/21财年,中国燃气拥有人应占溢利增长14%,至104.8亿港元。到了2021/22财年,中国燃气的净利润同比下降26.9%,至76.72亿港元,成为五大燃气公司净利润唯一下滑企业。

  同期,其他燃气公司净利润均实现增长。昆仑能源00135.HK)去年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增加279.61%;新奥能源02688.HK)归母净利同比增23.53%;华润燃气(01193.HK)归母净利增24.15%;港华智慧能源集团(01083.HK)股东应占税后溢利同比上升11%。

  相对而言,中国燃气的民用气占比较高。2020/21财年,中国燃气的天然气总销量为367亿立方米。其中居民天然气售气量为73.54亿立方米,占到总售气量的20%。

  去年,新奥能源销售给民生用户的天然气量为47.03亿立方米,占总销气量372亿立方米的13%。

  11月25日,中国燃气发布中期业绩公告称,上半财年总收入同比增长10.3%至429.76亿港元,毛利为69.72亿港元,同比下降13%;股东应占溢利下降20.6%至32.6亿港元。

  (应采访对象要求,陈小平为化名)

THE END